特色

实名举报河南省公安厅经侦支队领导及家属包庇寇学田、王国旗、王少华合同诈骗,并协助转移资产、逃避执行

我叫张超峰,手机号13598019861,现实名举报河南省公安厅经侦支队领导张宝平(音)及家属刘宝玲(音)包庇寇学田、王国旗、王少华合同诈骗,并协助转移资产、逃避执行。

事实如下:

经中介介绍,2016年11月28日,我夫妻二人购买了寇学田、王国旗的位于郑州市金水区丰庆佳苑的房产一套,签订了购房合同。合同约定房款总价150万元整,定金20万,以按揭的方式购买。因该房产有抵押,解押时我方再支付20万用于解押,剩余款项由卖方负责。

2016年11月29日,即合同签订次日,寇学田、王国旗在工商银行签订二手房贷款合同后,我方按合同约定打款20万定金给寇学田。

银行审批顺利通过后,我多次催促寇学田去办理解押事宜,寇学田不是说忙就是说不在郑州,就是不履行房产解押义务。

2016年12月26日,多次催促下,寇学田终于答应见面。发现寇学田房子、王少华的房子、弓凤芝的房子三套房子一起抵押给河南宇通金融的周俊鹏(210万),并且抵押期限已经到了。寇学田被宇通金融追债。

在定金要不回来,我爱人怀孕没有精力折腾的情况下,迫于无奈我答应了“以买房人的名义借款130万(借款给寇学田80万,借款给王少华50万),剩余的尾款由宇通金融的谢经理找朋友垫资,由寇学田和王少华出利息,共同凑钱解押”这个方案。

2016年12月29日,我爱人按照合同约定,分别给寇学田转帐80万,给王少华转账50万,并签订协议。

2016年12月29日下午5时许,在办理解押过程中,我们发现寇学田的房子在2016年12月22日已经被金水区法院查封了,郑州市房管局的工作人员告知我们,查封状态的房子不能办理解押手续。

我们感觉遭遇诈骗,就报警了。

在警察出警后,寇学田对警察谎称查封的债权金额很小,就十几万,并且查封人是公司内部员工,可以解决协调。警察建议寇学田找个担保人或者抵押担保,寇学田满口答应。我爱人也就同意了警察的处理意见。

在2016年12月29日晚上十时许,在郑州市郑东新区凯利国际大厦河南诺富特饲料有限公司的办公室,在寇学田安排下,王少华为80万和50万的借款出具担保协议,担保人为河南诺富特饲料有限公司。

2017年1月6日,我发现为寇学田、王少华提供担保的河南诺富特饲料有限公司的股东原本是王国旗和寇学田两口,在2017年1月4日,办理的股权变更手续,寇学田和王国旗出让了全部股份给“王迪和寇少雷”。

我们感觉寇学田在转移财产,打算继续报警。寇学田让我们不要报警了,说找个河南省公安厅的领导出面解决这事。

2017年1月8日下午,在郑州市郑东新区凯利国际大厦河南诺富特饲料有限公司的办公室,一位河南省公安厅的刘姓领导接待了我们。有录音。

刘姓领导不仅不解决任何问题,并且还提出让我们与他们共度难关。

虽然我们感觉整件事是诈骗,但是考虑到有河南省公安厅的领导插手,即使我们继续报警,也不会得到公正的对待,只能选择提起诉讼。

2019年1月9日,我们在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我们对寇学田、王国旗、河南诺富特饲料有限公司提起了房屋买卖合同纠纷诉讼。对王少华、寇学田、王国旗、河南诺富特饲料有限公司提起了民间借贷诉讼。非常感谢金水区赵为民法官和王盼盼法官,法院判决我们胜诉。判决书如下。

在执行阶段,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

一、诉寇学田、王国旗、河南诺富特饲料有限公司的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件的执行案件。我方在金水区法院诉讼阶段申请的查封保全竟然没有没有移交到执行阶段。在金水区执行中莫名其妙的被移送到管城区法院执行,在转移过程中,我们发现查封保全没有移交后,又联系金水区法院提交资料给管城区法院后,仍然造成查封脱保。后因为查封脱保终止执行。

我们这个案件在诉讼阶段做的诉讼保全资料,竟然没有出现在执行阶段的案卷里。另外莫名其妙的这个执行案件被从金水区执行局分到管城区执行局执行。我们在接触新的执行人员时,发现了这个问题,又从金水区法院补充相关材料给管城区执行局,向张姓书记员补充了民事裁定书、协助执行通知书和送达回证。后来发现我们的查封竟然脱保了,在我们追问张姓书记员时,一开始他们推脱,脱保是因为金水区法院的原因,说别人的查封都是3年,你的查封期限为啥是2年,让我去找金水区法院的事。我去金水区法院,审判法官告诉我,查封期限可以事2年,另外既然案件已经进入执行阶段,为什么执行法官没有及时续封,完全是执行人员的疏忽导致的。我把事情反应给执行法官后,张姓书记员却说没有收到我的三分材料,只收到两份,恰恰是那份写着查封期限的协助执行通知书不见了。我就疑惑了,我多次往返金水区法院和管城区法院拿到的材料,我会不补充给执行人员么?每次进出法院,都有查验身份证的环节,可以调取我在管城区法院的记录,以证实我的说法。

二、诉王少华、寇学田、王国旗、河南诺富特饲料有限公司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执行,金水区执行法官郭剑锋在我们案件执行进行到腾房阶段第二天,终止腾房手续。把我的案件转移到新郑法院执行。申请人,执行人、被执行标的物都在金水区,却坚持转移到其他法院执行。在新郑法院执行过程中,在我交完评估费、已经开始走淘宝拍卖流程,拍卖前一天,我的案件再次被终止执行。

我的执行法官郭剑峰,在我多次催促下,案件进入腾房阶段,不想却在案件进入腾房阶段第二天,不跟当事人有任何沟通,又中止了腾房工作。在我一个月后去追问案件进展情况时,郭剑峰法官说这个案件在金水区执行局执行不下去了,需要移交到别的法院,我说为啥申请人在金水区、被执行人也在金水区、执行标的也在金水区却要移交到别的法院执行。郭剑峰法官支支吾吾不说话,说让我过两天再来,过了两天我又去法院催促,郭剑峰法官又说让我第二天再来。第二天我再次来到法院,郭剑峰法官说这个案件很复杂,他需要跟领导汇报后再决定。在我跟郭剑峰法官的执行组长李晓涛的沟通中,发现郭剑峰根本没有跟领导汇报这件事,有意拖延后,我追问郭剑峰法官为啥在进入腾房阶段第二天中止腾房,为啥我这个案件要移交到别的法院,增加申请人的执行难度后,郭剑锋法官直接怼了句“我中止腾房,是因为办案需要,我移交案件,也是因为办案需要,你不服你可以投诉我”,迫于无奈,我就拨打了金水区执行局的投诉电话,挂完电话不到五分钟,就接到郭剑峰法官的回电,郭剑峰法官嬉皮笑脸的说“想不到我真敢投诉”,我说“我本来不敢,是你让我投诉你的”郭剑峰法官又说“现在你这个案件肯定是要移交的,已经板上钉钉的”

我说我不能理解,为啥这个案件你中止腾房工作,并且这个案件在金水区执行多便利,移交到别的法院不是多增加执行时间和执行难度么?郭剑峰法官说这个案件有阻力,领导很为难。

案件被分流到新郑法院异地执行,非常感谢执行法官张伟晓和沈文龙,在了解到我家有两个小孩需要照顾的情况下,积极推进案件进展,查封房产如期进行评估、拍卖。但是很有意思的是,在房子已经进行了评估后马上进行拍卖的前一天,拍卖被中止,原因是该房产涉非法集资案件,不能处置。我去新郑公安局咨询情况,被告知,因王少华说这个房产是寇学田出资购买的河南诺富特饲料有限公司的公司资产,因寇学田和河南诺富特饲料有限公司涉非法集资,所以公安局查封了该房产。

在执行过程中。我们发现这根本不是简单的民事纠纷案件,而是寇学田、王国旗、王少华等人精心设计的骗局。后来经询问公安,也确认是合同诈骗。

发现一:一房二卖

寇学田跟我们签订的买卖合同的时间是2016年11月28日。但是寇学田和王国旗在2016年11月24日就把该房产卖给一个叫韩小胖的买家,买家已经支付过房款150万。

发现二:寇学田和王国旗真假离婚。

在法院系统的裁判文书网上,王国旗说没有跟寇学田结过婚,但是在2016年11月29日,寇学田和王国旗却能拿着结婚证去银行签署我们的贷款审批合同。

发现三:王少华借款第二天就办理离婚手续

王少华在2016年12月29日,收到我们的50万借款的第二天,就和老婆薛红丽办理离婚。

发现四:寇学田、王国旗、王少华多次以出售房屋名义,高额收取定金后就玩消失,引发多起诉讼。

寇学田出售房产给杨通,收定金30万。

寇学田、王国旗出售房产给韩小胖,一次性收150万。然后再将同一套房出售给我们,收定金20万。

王国旗出售普罗旺世别墅,收买方定金120万。

王少华出售房产给张冰波,收定金30万。

发现五:王少华拿房子多次借款后,谎称该房产不是自己的是寇学田的,逃避债务。

王少华的房子以130万的价格卖给张冰波,收定金30万。然后寇学田、王少华又拿着这个房子借款70万。最后又拿着这个房子找我借款50万。一个价值130万的房子,竟然能骗了三个人150万。

2016年12月29日,王少华跟我签订借款协议;2016年12月29日晚,还用河南诺富特饲料有限公司的名义为自己的借款担保;2017年5月24日,发微信说找了担保人为自己担保。我起诉王少华、诉讼阶段不应诉,执行阶段不配合。但是却在转移财产后。谎称自己的房子是寇学田的。

发现六:多重身份,逃避债务

王少华对外叫王少华。对内叫王世杰。多重身份。

发现七:疑似虚假诉讼。刘姓领导与我会面第二天,寇学田的秘书等人就起诉寇学田、王国旗、查封其名下的房产。

发现八:转移资产,逃避债务

王少华借款第二天就与老婆办理离婚,然后薛红丽把房产过户的王少华的亲属王少云名下。

公安厅刘姓领导与我的会面中,说到寇学田、王少华均有多笔抵押贷款,只是未放款,并且确认王少华抵押贷款400万。但是在后期执行中却发现王少华名下没有任何资产了。

发现九:隐藏资产

王少华多次说,寇学田、王国旗跟公安厅领导合伙做生意,在雄安新区投资房地产生意。并且资助该领导女儿在北京买房,寇学田有很多资产和公司都写在亲戚名下,在鹿邑有十几家公司。

确认是合同诈骗,公安机关却不立案

在新郑公安局了解案情过程中,我把我的情况如实反映给经侦民警,民警分析后说明显是寇学田、王国旗、王少华明显是合同诈骗。建议我尽快去案发地立案。

我们在金水区经侦大队报警,金水区接警警员收到我们的材料后,也认为是合同诈骗,但因合同签订地都在郑东新区,因管辖权的问题,金水区经侦建议我们去郑东新区经侦大队立案。

来到郑东新区经侦大队立案,经侦大队以法院已经受理过,他们就不能再受理。我说原来以为是民事案件,但是在执行阶段发现了合同诈骗,经侦大队的接待人员却说,需要我先去法院把法院的判决书撤销了,他们才受理。

王少华多次威胁我,说他们把我骗了,就可以拿着骗我的钱陪着我打官司,并且公安厅的领导会出面协调,保证让我一分钱落不着。公安厅经侦支队领导的家属帮着寇学田大包大揽,帮着这伙人骗我。而这位公安厅的领导却装无辜,说自己也是受害者,让我举报他。

至今,被骗三年过去了,我相信法律,走法院诉讼,在被骗150万的基础上,打官司又花了十几万。落得一纸空文的两份判决书和两份终止执行的通知书。

我相信公安,公安却明知是合同诈骗,就是不立案。

我相信依法治国,可公安领导及家属却帮着诈骗犯大包大揽,各种包庇。而在这种包庇下,我们的执行法官就是这样践行“基本解决执行难”的。

现附上与张宝平的短信记录,及与其妻子的通话录音。


 

录音

平台上线!进口冷链食品“来源可查、去向可追”

记者2日从市场监管总局获悉,全国进口冷链食品追溯管理平台建成并上线运行,目前接入平台试运行的9个省(市),冷链食品首站进口量占全国90%以上。

据介绍,该平台基本实现从海关入关到生产加工、批发零售、餐饮服务的全链条信息化追溯,可在线上排查、精准管控、现场处置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继续阅读“平台上线!进口冷链食品“来源可查、去向可追””

国家医保局:“互联网+”药品配送费用无法由医保基金承担

近日,国家医保局官网发布了《国家医疗保障局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9472号建议的答复》。针对代表关于进一步完善“互联网+”医疗服务纳入医保支付的建议,国家医保局在制定“互联网+”医疗服务规范、完善“互联网+”医保支付政策、“互联网+”药品配送等五方面做出答复。 继续阅读“国家医保局:“互联网+”药品配送费用无法由医保基金承担”

任泽平:当前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正面临四方面供给侧变革

据“泽平宏观”微信公众号12月4日凌晨消息,恒大研究院任泽平发文称,当前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正面临四方面的供给侧变革。变革之一为,以开放促发展,汽车“后合资时代”来临。特斯拉国产,合资车发力,新势力分化,行业加速出清。变革之二为,供给升级激发新的消费需求,行业整体销量下滑但私人消费占比提升,行业从高速发展迈向高质量发展。变革之三为,互联网科技巨头集体进入智能网联领域,融合、赋能、升级成趋势。变革之四为,私人桩建设提速,换电站受重视,基础设施更加完善。

拜登邀请福奇担任首席医疗顾问 将积极敦促美国人戴口罩

综合报道,当地时间12月3日,美国当选总统拜登表示,已与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谈话,邀请他在新政府担任首席医疗顾问和新冠应对小组成员。

报道称,拜登表示,“我请他继续维持目前的职位,如同他在过去几任总统执政期间一样。我请他担任我的首席医疗顾问,成为新冠应对小组成员。” 继续阅读“拜登邀请福奇担任首席医疗顾问 将积极敦促美国人戴口罩”

我国已建成世界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

12月3日,在今天教育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表示,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不断提升,由2015年的40.0%提升至2019年的51.6%,在学总人数达到4002万,已建成世界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 继续阅读“我国已建成世界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体系”

美媒曝“限制中共党员、直系亲属入境美国”细则

美媒从夏天就开始炒作美政府要“禁止中共党员入境美国”,白宫对此给出“保留所有选项”这样模棱两可的回应。

本周,《纽约时报》又称特朗普政府发布新规,限制中国共产党党员及其直系亲属赴美旅行。但从细节上看,这一政策并不如美媒此前流传的“全面禁止”强硬,在实际操作上也困难重重。 继续阅读“美媒曝“限制中共党员、直系亲属入境美国”细则”

孙春兰在中国疾控中心调研时强调 加强疫情研判和应急处置 毫不放松抓好今冬明春疫情防控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3日在中国疾控中心调研,考察P3级生物安全实验室和新冠病毒二代测序实验室,了解新冠病毒分离培养、基因测序等工作情况。她强调,要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充分发挥疾控系统的专业优势,全面提升应急防控能力和水平,为疫情防控提供有力支撑。 继续阅读“孙春兰在中国疾控中心调研时强调 加强疫情研判和应急处置 毫不放松抓好今冬明春疫情防控”

医疗及护理需求骤增,日本拟撤销一次性塑料手套进口关税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为降低采购成本,日本拟撤销一次性塑料手套进口关税。

据报道,日本政府和执政党3日基本决定,在2021年度税制改革中,将暂时撤销从国外进口一次性塑料手套时所需的关税。为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医疗和护理一线的需求骤增,此举旨在降低成本以便采购。 继续阅读“医疗及护理需求骤增,日本拟撤销一次性塑料手套进口关税”

12月4日起郑州实行单双号限行

刚刚,郑州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郑州将对机动车实行单双号限行!自2020年12月4日至2020年12月31日,每天7时至21时实施限行。

一、限行区域 东四环、南四环、西四环、北四环(均不含本路、区域内连霍高速不限行)以内区域的所有道路。

二、限行规定 继续阅读“12月4日起郑州实行单双号限行”